<optgroup id="vm7nx"><mark id="vm7nx"></mark></optgroup>

        <i id="vm7nx"><option id="vm7nx"></option></i><object id="vm7nx"><option id="vm7nx"></option></object>

        <optgroup id="vm7nx"><tt id="vm7nx"><tr id="vm7nx"></tr></tt></optgroup>
        <optgroup id="vm7nx"><tt id="vm7nx"><p id="vm7nx"></p></tt></optgroup><optgroup id="vm7nx"><del id="vm7nx"><video id="vm7nx"></video></del></optgroup>

        <object id="vm7nx"><rp id="vm7nx"></rp></object>

          <delect id="vm7nx"><option id="vm7nx"><small id="vm7nx"></small></option></delect>
          <i id="vm7nx"><span id="vm7nx"></span></i>
          <i id="vm7nx"><span id="vm7nx"><small id="vm7nx"></small></span></i>

            <object id="vm7nx"></object>

            <delect id="vm7nx"></delect>
            <optgroup id="vm7nx"><tt id="vm7nx"></tt></optgroup><delect id="vm7nx"></delect><thead id="vm7nx"></thead>
            <object id="vm7nx"></object>

            <object id="vm7nx"><rp id="vm7nx"><big id="vm7nx"></big></rp></object>

                <optgroup id="vm7nx"></optgroup>

                  <i id="vm7nx"><option id="vm7nx"><small id="vm7nx"></small></option></i>
                  您好,歡迎你! 登錄 免費注冊 我的書房
                  讀書網首頁 | 幫助中心 | 意見建議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經典文庫
                  長篇 都市情感 社會紀實 青春校園 少年文學 勵志成功 科幻靈異 軍事諜戰 玄幻武俠 探險推理 古裝言情 歷史小說 生活頻道
                  首頁 > 長篇原創 > 科幻靈異 > > 第五章 剪紙巫術(2)
                  第五章 剪紙巫術(2) 文 / 桐木 更新時間:2016-9-30 10:28:45
                   

                  入夜后,謝如秀帶著我偷偷進入了皮件廠。

                  夜里的皮件廠漆黑一片。我們遠離了值班室之后,謝如秀掏出一把小巧的狼眼手電,別看手電小,但是白色的光線一下射出去老遠。

                  借著光亮,我看清了周圍的環境。

                  皮件廠的環境不錯,四間大型廠房和一座三層小樓矗立在綠樹之間,我看到了幾個小巧的花壇,不過都不是八角形狀的。

                  “在值班室旁邊有一個八角花壇。”謝如秀悄聲說道,“不過要是過去看,肯定會被打更的老頭看見。”

                  我皺眉道:“其實你完全可以白天的時候大大方方地進來……”

                  “那多沒意思。”謝如秀搓了搓手,“走,辦公樓那邊還有一個八角花壇,咱們過去看看。”

                  往三層小樓走時,謝如秀小聲地向我介紹各個廠房的名稱,什么設計室、樣板房、生產車間,還有開料房等等。聽著聽著,我不禁想起下午他給我講的謝家皮件廠曾經的歷史。

                  早在民國時期,謝家就已經開始從事這一行當了。不過那時并沒有大型的皮件工廠,而是叫作皮具作坊,通常規模都不大,有些甚至是以家庭為單位的小作坊。

                  謝家人從清朝起就干這一行,多年來積累了許多經驗。到了民國時期,憑著多年累積的資產,開了一家有著十幾個工人的皮具作坊。那時候能用得起皮具的人都非富即貴,平民百姓是沒有這種消費能力的,所以皮具作坊做的向來都是上層人的生意。

                  那時皮具制品的種類和樣式并沒有現在這么多,但是用料卻比現在的種類多了許多。現在皮具的用料多數是豬牛羊皮,偶爾也有蛇皮,或者比較高檔的鹿皮和鱷魚皮。而那時候并沒有明令禁止捕殺野生動物,所以經常會收到狼皮、熊皮甚至是虎皮。

                  有一次,謝家作坊接待了一個大人物的管家,管家很快說明了來意。他拿出一個木匣子交給謝家人,又拿出一筆錢。他讓謝家人將匣子里的兩張皮子制作成一個肚兜和一件可以貼身穿的男式馬甲,剩下的部分就做成手套。

                  等管家走后,謝家人打開匣子一看,里面的確放著兩張已經初步鞣制的皮子。這皮子跟他們以前見過的皮子都不一樣,看起來細致無比,摸起來更是溫潤如玉,極富彈性。

                  當他們將皮子整張展開后才發現,這竟是兩張人皮!

                  兩張皮只保留了人體的大部分,頭部和小腿以下都被截去了。從人體的形態上能看出,這兩張皮分別是一男一女,女性那張皮還完整地保留了乳房的部分。

                  謝家人從事制皮行業多年,見過的皮子不計其數,可是從沒見過鞣制得如此完整的人皮。

                  人皮制品在歷史上也出現過。封建社會時期,有些殘暴的君主會將犯人或者自己厭倦的姬妾處死,剝去他們身上的皮制作一些物品。比較著名的有西藏寺廟里的人皮唐卡和二戰時期納粹集中營用猶太人的人皮制作的人皮燈罩。

                  在外觀和觸感上,人皮的確優于大多數動物皮,但是不夠結實耐磨,從實用性和性價比上講,人皮的優勢甚至比不上牛羊皮。而且剝人皮這種事,在絕大多數人看來,實在太過于喪心病狂。所以歷史上雖然有人皮制品的出現,卻是極少數——一般是統治者用來威嚇下層民眾的一種殘酷手段。

                  可以想象,謝家人收到兩張人皮后的心情了。

                  盡管謝家人非常驚恐,但是那個大人物是他們這種階層的人得罪不起的,只好吩咐所有人不能出去亂說,一邊研究怎么將人皮制成肚兜和馬甲。

                  時間過去了十幾天,謝家人終于用人皮做出了大人物要的東西。女人皮做成了一件肚兜,上面還有些精致的繡花;男人皮做了一件男式馬甲。剩下的,則制成了一雙女式手套和一雙男式手套。

                  在制作過程當中,發生了兩件奇怪的事。當一個伙計將剛成型的肚兜搭在身上的時候,只見伙計突然古怪一笑,說了一句:“輕點兒,剝皮真疼。”這句話十分古怪,而且伙計將肚兜放下的時候,別人問他說那句話什么意思,他竟然不記得自己說過話。

                  馬甲制作完成的時候,也發生過差不多的事,不過比上一次更恐怖。一個伙計半夜上廁所,結果發現謝家的老師傅裸著身體,身上只穿著那件人皮馬甲,來回在門邊繞圈子,看見伙計的時候還笑瞇瞇地問了一句:“暖和嗎?”

                  當時伙計嚇得屁滾尿流,差點兒沒暈過去。第二天老師傅醒來后發現自己穿著人皮馬甲,也嚇得夠嗆。所以,他們把發生的種種怪事都歸咎在兩張人皮上。

                  幸好過了沒幾天,管家過來取貨,他檢視完之后,并沒露出滿意的神情,只是淡淡地夸獎了幾句,之后叮囑眾人不要亂說話,就把人皮衣拿走了。

                  管家前腳剛走,謝家人就將伙計解散,隨后就悄悄地離開了這個城市。自從接到人皮后,他們就開始計劃離開,大部分的財產也早就轉移到別的地方去了。謝家人深知,管家既然吩咐他們不能出去亂說,就說明他們接觸到了大人物的秘密。古往今來,知曉秘密的小人物都沒有好下場。而且兩件皮衣十分靈異,接觸它的人不知會有什么下場。他們要是不走,倒霉的很快就是他們了。

                  謝家人雖然舍不得皮具作坊,但舍棄一個作坊總比沒了性命要強,盡管心中無奈,但是走得十分堅決。

                  不得不說,謝家人的決定是正確的。就在他們走后不久,大人物的手下突然出現,將皮具作坊付之一炬,如果謝家人仍在,恐怕早已和作坊一起化成了灰燼。

                  謝家人離開老家之后,在外漂泊了一段時間,后來來到現在這個城市,繼續干起了老本行。幾年以后,謝家有個人曾偷偷回過一次老家,他打聽到,那個大人物早在一年前就死了。他費了一番周折找到大人物曾經的一個下人,才知道當年的部分真相。

                  原來,當年管家拿來的兩張人皮,其中的女人皮屬于大人物的三房姨太太。

                  大人物是當地的一個小軍閥,雖然他麾下的軍隊并不多,但他在當地也算是土皇帝一樣的人物了。有一年他看上了一個貌美的女人,不過那女人已經有了未婚夫,聽說過不多久就要成婚。

                  大人物可不管什么婚約,他將女人強搶回去,把攔阻的人打了個半死,然后押著女人和他拜了堂。

                  女人成了他的三房姨太太后并不甘心,整天郁郁寡歡,不過大人物十分喜愛她,和她在一起的時候,其他女人看都不看一眼。

                  兩年多后,大人物和其他地方的小軍閥交戰,忙得不可開交。女人曾經的未婚夫就趁著這個機會找來了。兩個人抱在一起痛哭,未婚夫要帶女人走,可是大人物的公館守衛十分嚴密,根本走不了。

                  未婚夫偽裝成公館內的花匠,兩個人暗地里來往了一年多,不停地尋找逃走的機會。就在這時,女人發現自己懷了大人物的孩子。之所以這樣肯定,是因為她雖然和曾經的未婚夫來往,但兩人始終沒有越過那道底線。

                  女人借著到外面買安胎藥的機會,和未婚夫一塊逃了出去,可是他們沒跑出多遠就被大人物的軍隊包圍了,并捉了回去。

                  大人物認為女人背叛了他,孩子是野種,一氣之下,用殘酷的手段將女人和她未婚夫的皮活生生地剝了下來。

                  剝皮后,大人物仍然不解氣,他叫人鞣制好人皮,然后給專門制作皮件的工匠送去。他要將兩人的皮做成衣服,女人的皮做成肚兜,他和別的女人親熱時,就叫女人穿上人皮肚兜,摸著肚兜,就像摸著那個女人的身體。他還把馬甲穿在犯人的身上,鞭打犯人的時候,就像在鞭打那個死去的男人。

                  大人物的想法十分惡毒,兩件人皮衣制作好之后,他果然按照自己開始想的做了。

                  可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穿上人皮肚兜的女人總是喊著那句“輕點兒,剝皮真疼”,最可怕的是,聲音和神態都跟死去的女人一模一樣。而他鞭打穿著人皮馬甲的犯人時,犯人就會盯著他不停地問“暖和嗎”,這讓他和他的手下都惶恐不安。

                  大人物請來了神婆和道士,但是穿上人皮衣的人依然如故。最后沒辦法,他只好將人皮衣燒掉。可從那以后,公館內的每個人見到他都會問一句“暖和嗎”,大人物因此殺了不少人,所有人都不敢靠近他。最后他有些瘋癲了,不久后就被下屬奪權,關進瘋人院,直至死去。

                  謝家人知道大人物的下場后,都十分感慨,好在他們及時離開了險地,如今這個城市雖然沒有老家繁華,可是城里局勢還算平穩,人們大多樸實憨厚。于是謝家人安心地在本地定居,一住就是幾十年。后來,他們買下亂葬崗那塊地,建起了皮件廠。

                  不得不說,謝家人很有魄力,如今他們家也算是本市的知名企業,至于這些年為什么總是發展得半紅不紫,隱晦點兒說,可能跟亂葬崗這塊地有關。但是當年謝家人為什么會選擇這塊地,僅僅是因為價錢便宜嗎?

                  我總覺得不止如此。

                  我跟在謝如秀后面邊走邊胡思亂想,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三層小樓的跟前。這棟樓應該已經建了很多年了,雖然維修保養得不錯,但看起來仍然十分陳舊。

                  謝如秀一拍我肩膀:“你看,就在那兒。”

                  我順著狼眼手電的光束看過去,果然看到小樓的前方有一個不大的八角形花壇,花壇里種了不少黃色的花,東西兩側空出了兩個圓圈,跟我們小區的花壇一樣。

                  “你說,我把那塊地挖開,能不能看到陰陽鏡什么的?”謝如秀小聲說道。

                  我一愣:“你不是搞破壞吧?”

                  謝如秀嘿嘿一笑:“你不好奇嗎?”說著他從后腰處抽出一把鐵鏟,鐵鏟小巧精致,還沒有我半條手臂長。

                  我驚訝地望著他,沒想到他準備得還挺周全。

                  謝如秀慢慢地朝花壇走去,我雖然也好奇,但更多覺得這么做不妥。我拉住謝如秀,他一把拂開了我的手,幾步走到了花壇前。

                  無法,我也只能跟過去。

                  走近看,越發覺得這個花壇像是一個八卦圖形。里面真的埋東西了嗎?如果有,埋的會是什么呢?我越想越好奇,剛才還想阻止謝如秀,現在卻恨不得自己上手去挖。

                  謝如秀將狼眼手電交給我,他拂開花草,蹲下來開始鏟土。花壇里的土十分松軟,他幾下就掘出一個十幾厘米的坑。又挖了幾下,他突然停了下來,光束下我看到坑里有個片狀的東西。

                  謝如秀放下鐵鏟,用手慢慢地將那東西摳了出來。那東西有兩個巴掌合起來那么大,大概兩指的厚度,形狀不規則。謝如秀掀起衣襟在上面擦了半天,然后放到狼眼手電下,我這才看清那東西有著黑黃相間的漂亮花紋,看起來并不平整,兩邊微微向下彎曲,像是什么動物的背甲。

                  我和謝如秀正研究的時候,就聽見一聲叫喊:“什么人?”

                  我們倆都嚇了一跳,我第一個反應就是打更的老頭發現我們了。正要跑的時候,卻發現一道光束出現在三層小樓的門口,吼我們的人正從樓里走出來。

                  我十分驚詫,剛剛小樓里明明漆黑一片,這也是我們能在這里坦然地挖東西的原因,可是漆黑的小樓里卻跑出個人,實在有點兒怪異。

                  我心思一動,難道他是在賊喊捉賊?

                  謝如秀被吼得一愣,馬上也發現了不對勁,一把將那東西塞進我懷里,轉身叉腰,道:“喊屁!我們是這個廠里的人,你又是誰?是不是進來偷東西的?”

                  謝如秀一喊,對面的人突然愣住了,半天后試探地喊了一聲:“小秀?是你嗎?”

                  謝如秀也愣住了,隨即打了聲哈哈:“什么小秀?你認錯人了。”

                  那人慢慢往我們這邊走,謝如秀拉著我就要逃跑。

                  那人又大吼一聲:“謝如秀,你要是敢跑,回去我就打斷你的狗腿!”

                  謝如秀渾身僵硬地站住了,我也沒走成。沒辦法,他不跑我也不能沒義氣地拋下他。我看見那個人朝我們走過來的同時,他的身后還出現了一個人。本來那個人一直都在,可是他被遮住了,所以一開始我們沒看見他。

                  等那人走到跟前時,謝如秀心不甘情不愿地叫了聲“爸”,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面前這人竟是皮件廠的現任廠長,謝如秀的父親。

                  謝父和謝如秀長得有五六分相似,身上帶著幾分書卷氣,這點跟謝如秀又完全不同。

                  走在謝廠長后面的是一個四十歲出頭的男人,穿了一身改良的中山裝。他的頭發很長,在頭頂盤成了一個圓形的髻,一雙眼精光四射。

                  我們倆對視了一眼,最后我先移開了視線。

                  謝廠長皺著眉:“這么晚了,你到廠子里干什么?”

                  謝如秀干笑一聲:“我想起上次有東西落在這邊了,就讓朋友跟我一起過來找找。”

                  謝如秀看謝廠長一副不相信的模樣,趕緊轉移話題,反問謝廠長為什么來這里。幸好謝廠長沒再追問,但也沒說他此來的目的,只打發謝如秀和我趕緊回家。

                  我們倆迫不及待地跑了。我直接帶著從花壇里挖出的東西回到家,謝如秀可能忘了東西還放在我身上,臨別時提都沒提。

                   
                  上篇:第五章 剪紙巫術(1) 返回目錄 下篇:暫無記錄
                  點擊人數(8570) | 推薦本文(2) | 收藏本文(0) | 網友評論(0)
                   
                   發表評論 [查看全部
                   主題:
                   內容:
                  帳號: 密碼:   注冊
                   
                   推薦圖書
                  花滿枝椏
                  綠蟻
                  用一朵花開的時間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工作機會 | 與我合作 | 版權聲明 | 網站地圖
                  本站作品版權歸作者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浙ICP備11005344號-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青少年新世紀讀書網所收錄免費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讀書網所做之廣告均屬用戶個人行為,與讀書網無關。--中國青少年新世紀讀書網權利聲明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凤凰平台